新奇人论坛
当前位置:主页 > 新奇人论坛 >
中国歇后语大全【合集】
发布日期:2019-10-09 23:16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歇后语大全【合集】_初一语文_语文_初中教育_教育专区。中国歇后语大全【合集】 歇后语【1】 煤铺的掌柜——赚黑钱 煤球店里搭戏台——一唱三叹(炭) 煤球掉在石灰堆——黑白分明 没把的茶壶——光剩嘴 没把的葫芦——抓不住 没剥壳的板栗——不进油盐;油盐不进

  中国歇后语大全【合集】 歇后语【1】 煤铺的掌柜——赚黑钱 煤球店里搭戏台——一唱三叹(炭) 煤球掉在石灰堆——黑白分明 没把的茶壶——光剩嘴 没把的葫芦——抓不住 没剥壳的板栗——不进油盐;油盐不进 没底的棺材——成(盛)不了人 没舵的船儿——放任自流;任其自流 没骨子的伞——支撑不开 没路标的三岔口——左右为难 没桥顺河走——绕来绕去 没事打娃娃一寻着惹气 没事找枷板——自找罪受;自找难受 没手指和面——瞎鼓捣 没牙老婆吃胡豆——软磨硬顶 没牙老婆喝热粥——无耻(齿)吹捧 没牙婆吃馄饨——囫囵(完整;整个儿)吞 没沿的破筛子——千孔百疮 没眼儿判官——瞎鬼 没眼判官进赌场——瞎鬼混 没张雨伞的伞骨——空架子 没准星的炮——乱轰 美女嫁痴汉——凑合着过;混着过 媚眼做给瞎眼婆——自作多情 媚眼做给瞎子看——没人领情;不领情 门板上画个鼻子——好大的脸皮 门背后挂死人——提心吊胆 门角里晾衣裳——阴干 门槛上搁板凳——站不住脚 门槛上砍绳索——一刀两断 门槛上面切藕——藕断丝连 门槛上的砖头——踢进踢出 门口喜鹊叫——红运将至 门里出身——强人三分 门里放鞭炮——名(呜)声在外 门头沟的财主——摇(窑)头 蒙面人出场一不留脸面 蒙上眼睛架电线——瞎扯 蒙上眼睛拉磨——瞎转悠 蒙上眼睛卖豆芽——瞎抓 蒙着眼睛哄鼻子——自欺其人;自骗自;自己哄自 己 蒙住眼睛走路——不走正道;光走歪道 猛将军出征——不获全胜不收兵 猛张飞遇到黑李逵——见面就崩 梦里吊颈——想死 梦里拾钞票——财迷心窍;财迷 梦里坐飞机——想头不低;想得高 梦里聚餐——嘴馋 梦中游太空——想入非非(飞飞) 迷途的羔羊——无家可归 迷途的信鸽——没着落 弥勒佛管山门——自得其乐 弥勒佛推碾子——杜撰(肚转) 米尺量太阳——光亡万丈 米醋做冰棍——寒酸 米箩里跳到糠箩里——越来越糟 米筛子打水———场空 米少饭焦——难上加难;难上难 米数颗粒麻数根——小气鬼 米汤里和盐——含含(咸咸)糊糊 米汤盆里洗脸——糊糊涂涂;糊里糊涂 米汤煮芋头——糊糊涂涂;糊里糊涂 密封船下水——随波逐流;开口是祸 蜜蜂的眼睛——突出 蜜罐子嘴——说得甜 蜜饯黄连——同甘共苦 绵羊绑在案板上——任人摆弄 绵羊跑到驴群里——充大个 棉袄上套布衫——硬撑;死撑 棉花店失火——烧包 棉花堆里整人——软收拾 棉花卷打锣——没有音 棉花套纺线——难办 棉花做秤砣——没多少斤两 棉裤没有腿——凉了半截 面粉搀石灰——密不可分 面疙瘩补锅——抵挡一阵 面具店里失盗——丢脸 面孔上抹糨糊——板了脸 面汤锅里洗澡——糊涂人 面条点灯——犯(饭)不着 庙背后看神——妙(庙)透了 庙里的鼓——人人打得 庙里的观音——站得住脚 庙里的和尚撞钟——名(鸣)声在外 庙里的木鱼——天生挨揍 庙里的牌位——摆设 庙里丢菩萨——失神 庙台上摆擂台——伤神 庙台上拉屎——懒鬼 蔑条穿豆腐——没法提;提不得;提不起来;别提 了 歇后语【2】 灭灯念鼓词——瞎说 摸着阎王爷的脚趾——死到临头 摸到好牌不吱声——暗算;暗里盘算;暗喜 摸黑吃桃子——专拣软的捏 摸着光头逗乐——耍滑头 磨刀师傅打铁——不识火色;看不出火候来;不会 看火色 磨刀水洗头——脑筋生锈 磨快了锥子——尖锐 魔鬼找妖怪——坏到一快了 魔术师变戏法——无中生有 魔术师的本领——弄虚作假 魔术师的道具——尽是秘密 模范找英雄——一对红 抹墙的麻刀——千头万绪 墨斗弹出两条线——思(丝)路不对 墨里藏针——没处寻;难寻 墨汁里加石灰——瞎搀和;乱搀和 磨道的驴子——听喝的;走不出圈套;打出来的 磨道里等驴——没跑;跑不了 磨米不放水——干挨 磨上喝醉酒——晕头转向 磨眼里推稀饭——装糊涂 母鸡跌米缸——饱餐一顿 母鸡头上皇冠大——笑话 母老虎,地头蛇——惹不起 母老虎骂街——没人敢惹 母猫吃小崽——自残骨肉 母猪的尾巴——拖泥带水 木船上夫人——底子好 木匠打老婆——有尺寸 木匠的斧子——一面砍 木匠的折尺——能曲能伸 木匠的吊线——睁只眼,闭只眼;正直 木匠师傅劈劈柴——不在话下 木匠摇墨斗——连轴转 木棉开花——越老越红 木偶登场——故作姿态 木偶跳塘——不成(沉) 木偶下海——摸不着底 木排上跑马——蹩脚 木炭搭桥——难过 木炭上的油脂——熬出来的 木桶淘米——水泄不通 木头上钉钉子——个个有钻劲 木头上生疖子——无关紧要;无关大局 木头楔子——光会钻空子 木鱼张嘴——等着挨敲 牧人不刮胡子——溜(留)须拍马 拿根麦芒当棒槌——小题大作 拿锅盖戴头上——乱扣帽子 拿禾苗当草锄——不像个庄稼人 拿空心草看人——小瞧 妈妈的姊妹好几个——多疑(姨) 麻袋片上绣花——粗中有细 麻秆打狼——两头担心 麻秆搭桥——把人跌闪得好苦 麻秆的屋梁——无用之材 麻柳树解板子——不是正经材料 麻脸媳妇拜见上嘴婆——彼此一样丑 麻脸姑娘掉井里——坑人不浅 麻婆打扮——好看有限 麻雀搬家——唧唧喳喳 麻雀吃桑葚——等不到老 麻雀飞进炉膛里——毛都没了哪还有命 麻雀到糠堆上——空欢喜 麻雀碰在鼓壁上——吓大了胆 麻雀嫁女——细吹细打 麻雀开会——细商量 麻雀斗鸡——越小越凶 麻雀飞大海——没着落 麻雀走路——不扎根 麻雀抬轿——担当不起 麻雀的内脏——小心肝儿 麻绳穿绣花针——通不过 麻绳吊鸡蛋——两头落空 麻绳做背系——好心当恶意 麻鞋着水——步步紧 麻油煎豆腐——下了大本钱 麻子搽粉——空耗 马打架用嘴碰——顾不了脸面 马尾绑马尾——你踢我也踢,你打我也打 马后炮——弄的迟了 马嚼子往牛脖子上戴——错了位了 马屎表面光——里面一包糠 马槽里的苍蝇——混饭吃 马脸比母猪头——一个比一个难看 马列主义装在电筒里——光照别人不照自己 蚂蚁掉在热锅里——麻了脚了 蚂蚁掉在磨盘里——尽是路 蚂蚁拖耗子——心有余而力不足 蚂蚁背田螺——假充大头鬼 蚂蚁爬上牛角尖——自以为上了高山 蚂蚁披树梢——好高骛远 蚂蚁搬家——不是风,就是雨 蚂蚁搬磨盘——枉费心机 蚂蚁尿书本——识(湿)字不多 蚂蚁脖子戳一刀——不是出血的筒子 蚂蚁不咬蟋蟀——一块地里的虫子 蚂蚁扛大树——自不量力 蚂蚁戴眼镜——没有那么大的脸蛋 蚂蚁戴谷壳——好大的脸皮 蚂蚁头上砍一刀——没血肉 蚂蚁头上戴斗笠——乱扣帽子 蚂蚱胸膛黄蜂腰——不伦不类 蚂蚱驮砖头——有点架不住 蚂蚱上豆架——借大架子吓人 蚂蚱上豆架——小东西借在架子吓人 蚂蚱斗公鸡——自不量力 歇后语【3】 买干鱼放生——不知死活 买铁锅的——敲敲打打 买麻花不吃——为的看这股劲 买个罐子打了把——再甭提了 买帽子当鞋穿——不对头 买得炮仗给别人放——不值得 买眼药进了石灰店——走错了门 买车不要骡子——后半截 买砖头砌窑——专款专(砖)用 买门神不买挂线儿——捉弄自己 麦芒戮到眼睛里——又刺又痛 麦秸秆里装炸药——乱放炮 麦秸烧火——没长劲 麦田里的韭菜——难分色 麦田里撒豌豆——杂种 卖布不带尺子——存心不良(量) 卖布不带尺子——胡扯 卖棺材的闻人重病——暗喜欢 卖棺材的咬牙——恨人不死 卖螃蟹的上戏台——脚色不小,能唱的不多 卖木脑壳被贼枪——大丢脸面 卖瓦盆的——要一套有一套 卖盐的喝开水——没味道 卖馒头的搀石灰——面不改色 卖油条的拉胡琴——游(油)手好闲(弦) 卖牛卖地娶回个哑巴——无话可说 卖了儿子招女婿——胡折腾 卖炒勺的——拣有把握的来 卖米不还升——居心不良(量) 卖花人说花香,卖菜人讲菜嫩——自卖自夸 卖香烟的敲床腿——架子不小 卖肉的切豆腐——不在话下 卖冰棒的折本——心凉了 馒头开花——气大了 满巴掌的茧——磨练出来的 满天挂鱼网——遮不住太阳 满天抹浆子——唬(糊)天 满屋老鼠跑——窟窿多 满族的头发——往顶上数(梳) 漫山的杜鹃——火红火红 漫天讨价——哆嗦(多索) 盲鸡碰着白蚁窝——吃个正着 盲佬奏乐——瞎吹 盲人点蜡烛——白浪费 盲人当司令——瞎指挥 盲人骑瞎马——乱闯 盲人学绣花——瞎逞能 猫吃鸡肠——越扯越长 猫肚子放虎胆——凶不起来 猫咬老虎——冷不防 猫头鹰抓耗子——干好事,落骂名 猫教徒弟——自己留一手 猫鼠交朋友——信不得 猫嘴里的老鼠——剩不下啥 猫嘴里的老鼠——跑不了 猫眼儿——一天三变 猫儿洞口等老鼠——目不转睛 猫儿吃腌菜一没能耐 猫儿念经——假充善人 茅厕板上打滚——寻死(屎) 茅厕门上贴对联——一股臭味(文) 茅草棍打狗——软弱无力 眉毛帽子铺的老板——帽子成堆 没等开口三巴掌——不由分说 没砣的秤——分不出轻重 没尾巴的风筝——乱飞 没犄角的羊——狗样子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没上套的磨道驴——空转一圈 没眼儿猪叫——瞎哼哼 没眼人算卦——瞎说一气 没骨子的伞——支撑不住 没有笼头的野牛——到处伸嘴 没水吃渴死人——与我(饿)无关 没芯的蜡烛——点不亮 眉毛胡子一把抓——主次不分 眉毛上吊钥匙——开眼 眉毛上放爆竹——祸在眼前 眉毛上搭梯子——放不下脸 眉毛上掐虱子——有眼色 眉上挂扫把——扫脸 梅兰芳唱《霸土别姬》——拿手好戏 梅兰芳唱洛神——改头换面 梅山的猴子——古怪 媒婆戴花——招引人 煤炭拐子打飞脚——骇(黑)人一跳 霉烂的冬瓜——一肚子坏水 霉烂的栗子——黑心肝 闷葫芦盛药——内情不清楚 闷头桩在水里——不露头 门槛上拉屎——里外臭 门后的垃圾——不错(撮) 门背后抹死人——担心吊胆 门头上挂席子——不象话(画) 门坎上砍稻草一一刀两断 门前发大水——浪到家了 蒙上眼睛拉磨——瞎转悠 蒙在鼓里听打雷——弄不清 蒙着被子放屁——独(毒)吞 猛虎抖毛——使威风 猛火烤烧讲——不出好货 孟姜女的门前——冷冷清清 孟姜女拉刘海——有哭有笑 孟良杀焦赞——自家人害自家人 梦里吃糖葫芦——想的事成了串 梦里吃仙桃——差天远 梦里对媳妇——想得倒美 梦里啃甘蔗——想得倒甜 梦里坐朝廷——高兴一时是一时 眯起眼睛看斜纹布——不对思路 弥勒佛的脸——笑眯眯 迷路人撞上骆驼——有了靠头 米店卖盐——多管闲(咸)事 米臼里的泥鳅——无路钻 米筛挡太阳——遮不住 米筛的身架——尽是漏洞 米筛里睡觉——浑身是眼 米汤洗头——糊涂到顶 密林里耍大刀——瞎干 蜜蜂叮在玻璃上——没有出路 蜜蜂到彩画上——空欢喜 蜜饯石头子儿——好吃难消化 绵羊的屁股——委(尾)员(圆) 棉袄改被窝——两头够不着 棉花包进的针——暗中伤人 棉花堆里找跳蚤——没着落 棉花地里种芝麻——一举两得 棉花垛里跌死人——舒服死了 棉花换核桃——吃硬不吃软 棉花里藏针——柔中有刚 棉花塞住鼻子——憋得难受 棉花槌籽儿喂牲口——不是好料 棉袍捣腾成夹袄——越来越短 棉桃里挑胡桃——专拣硬的敲 面疙瘩掉在肉锅里——昏(荤)啦 面糊糊手——碰到啥都沾一点 面孔上涂了浆糊——绷紧了 面汤里煮皮球——说你混蛋还一肚子气 面汤里煮寿桃——混蛋出尖了 面条里拌疙瘩——混着干 面团滚芝麻——多少沾一点 庙里的和尚——无牵无挂 庙里的泥像——有人样,没人味 庙里的泥像——白长一张嘴 庙里的钟——声大肚里空 庙里的门槛——什么人都踩 庙里头放屁——熏爷爷来了 庙里失火——慌了神 庙门口杀猪头——鬼都不要 庙门上的老鸦——张嘴就是祸 庙门上筛灰——糟踏神像 庙门前的蒜——妙算(庙蒜) 庙台上长草——慌(荒)了神 庙祝公喂狗——费(吠)神 蔑条拴竹子——自己人整自己人 蔑钉子钉豆腐——专拣软的欺 民国三十年的毫子——用不得 民航局开张——有机可乘 摸黑儿打耗子——到处碰壁 摸黑吃桃子——只拣软的捏 摸着石头过河——稳稳当当 磨道里的驴子——走不出圈套 磨道上的老虎——不听那套 磨刀水洗头——脑筋生锈 磨豆腐买了江边田——水里来水里去 磨眼里放碗片——推词(瓷) 磨眼里冒青烟——严(研)过火了 磨眼里的豆子——随便撵(碾) 魔术表演——全是假的 魔术师穿长袍——里边大有文章 陌生人吊孝——死人肚里明白 墨汁煮元农——漆黑一团 母鸡飞上树——不是好鸟 母鸡跳进秤盘里——自称自 母猪吃小崽——自残骨肉 母猪钻进玉米地——找着吃棒子 木船赶汽车——老落后 木吊桶落在井里——上不上,下不下 木匠丢了折尺——没有分寸 本匠的刨子——抱(刨)打不平 木偶进棺材——死不瞑目 本偶跳舞——全靠牵线人 木框里的算盘珠子——拨拨动动 木刻的苦罗汉——难得一点笑容 木头人生疮——不痛不痒 木鱼改梆子——还是挨打的货 穆挂英大破洪洲——难坏了杨宗保 拿舌头磨刀——吃亏是自己;自己吃亏 拿头押宝——不要命;玩命干 拿鞋当帽子——上下不分 拿着棒挞当萝卜——不识货 拿着蜂房变戏法——耍心眼 拿着活人当熊耍——愚弄人 拿着碾盘打月亮——不知轻重 拿着蒲扇生炉子——扇风点火 拿着青砖当玉石——不懂装懂 拿针眼当烟筒——小气 纳鞋底的货——不是好料 奶娃娃张口——光等吃 奈何不得冬瓜,只把茄子磨——欺软怕硬 南北大道——不成东西 南瓜苗掐尖——光出岔子;净岔子 南爪秧攀葫芦——纠缠不清 南瓜长在瓦盆里——没出息 南郭先生吹竽——滥竿充数;不懂装懂 南泥湾开荒——自给自足 南天门上搭戏台——唱高调 南天门上演说——高调 南天门上长大树——顶天立地 南辕北辙——越走越远;背道而驰 脑袋瓜不够二两重——漂浮 脑袋瓜儿长秃疮——不是好剃的头;刺儿头 脑袋上戴犁头——又奸(尖)又猾(滑) 脑袋上点灯——头名(明) 脑袋陷进泥塘里——糊涂到顶了 脑瓜顶上开口——讲天话 脑浆子撒地——一塌糊涂 脑壳顶扁担——头挑 脑壳上顶锅——乱扣帽子 脑壳上顶娃娃——抬举人 脑门上戴眼镜——眼高 脑门上放鞭炮——大难临头;灾祸临头;惊心动魄 脑门上挂灯笼——唯我高明 脑门上贴邮票——走人了 脑门上长眼睛——眼朝上;眼向上看 脑门生疖子——额外负担 闹钟打哈哈——自鸣得意 嫩竹扁担挑瓦罐——担风险 嫩竹拱土——冒尖 尼姑的木梳——多余 尼姑头上插花——无法(发);没法(发) 泥地上跑马——一步一个脚印 泥沟里拨船——干吃力 泥马过河——自身难保 泥捏的佛像——实心眼;没心肝;没心没肝;没安 人心 泥捏的勇士——上不了阵势 泥菩萨摆渡——难过 泥菩萨的肚腹——实心实肠 泥菩萨掉在汤锅里——浑身酥软 泥菩萨镀金——表面一层 泥菩萨抹香粉——装相 泥鳅打鼓——乱谈(弹) 泥鳅过鱼网——无孔不入 泥鳅喝了石灰水——硬 泥人的脸——面如土色 泥人入海——有去无回 泥塞笔管——一窍不通 泥水匠的瓦刀——光图表面 泥塑的佛斧——外强中干 泥娃娃的脑壳——七窍不通 泥瓦匠不砌墙——专(砖)等 逆风放火——惹火烧身;引火烧身 逆水驾木筏子——不进则退 年过花甲得子——老来喜 年画上的春牛——离(犁)不得 年三十夜拨算盆——满打满算 撵(nian 追赶〕狗进巷——必有一伤 念九九表——说话算数 鸟枪打兔子——睁只眼,闭只眼 尿盆里炒鸡蛋——不对味;不是味儿 捏鼻子吹螺号——忍气吞声 牛背上翻踉头——有点硬功夫 牛犊子叫街——懵(meng 懵,不清楚〕门了 牛犊子上套——挨鞭子的日子到了 牛骨头煮胶——难熬 牛角对菱角——一对奸(尖) 牛角挂稻草——轻巧 牛拉磨子——走不出圈套 牛郎会织女——喜相逢 牛毛上解锯——刻薄 牛魔王的兵——千奇百怪 牛皮饭碗——打不破 牛皮鼓湿水——不响 牛牵鼻子马抓鬃——抓住了关键 牛身上的毛——数不清 牛头不对马嘴——胡拉乱扯 牛羊的肚腹——草包 农人说谷,屠夫说猪——干一行爱一行 女孩子打架——抓小辫子 女人的手腕——没多大劲 女婿认不得丈人——有眼不识泰山 暖水瓶爆烈——丧胆 暖水瓶的塞子——赌(堵)气 暖水瓶里装开水——外冷里热 拿乌龟当锅盖——握不住 拿脑袋撞墙——头破血流 拿根面条去上吊——死不了人 拿得手,抓得髻——证据确凿 拿针眼当烟筒——小鸟 拿住刀把子——有了把柄 拿着棒槌缝衣服——啥也当真(针) 拿着鞋子当帽子——上下不分 拿着凤凰当鸡卖——贵贱不分 拿着碾盘打月亮——不知轻重 拿着车票进戏馆子——对不上号 拿着疆绳当汗毛揪——说得轻巧 拿着活人当熊耍——愚弄人 拿着兔子当耗牛使——乱套 南风天石头出汗——回潮了 南瓜藤爬电杆——高攀 南郭先生吹竹笙——滥竽充数来自政府、科研机构、高校、社会组织、企业

Power by DedeCms